SUNDAY

你留下真假不知的四个字,我还你真心实意的四个字。
你死了,我会继续活着,从今以后,愿我余生每一日,日日活着受煎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沈凉生《长相守》
       长相守,自活受罪始,也在活受罪终。种种过往,皆在这活受罪中化为平淡。在细水长流的日子背后,多少隐秘情愫,都在这长相守中,消散而去。那仅剩的却又最为深刻的痕迹,使我们在将来平淡的生活中,明了自己的存在及意义,却也不致使我们陷入对从前的追忆而无法挣脱对自我的束缚。几声感喟,几滴清泪,也不枉了这长相守,这活受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