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

关于江澄

也许魔道确实是抄袭的。
但是我们无法否认江澄这样一个人物在文学上存在的合理性不是吗?
江澄是一个独立的文学形象,身处矛盾之中,却又很难得地可以保持自己内心的简单纯净。他的存在有其意义,不然赵晨光也不会让这样一个形象贯穿于自己的小说中。江澄是江澄,他不应被这样一件浑浊的事情所影响。
我们到目前为止所追求的,不应是对如此事件的无尽打压,而是寻求一种被广泛认同的正义。我们不断揭露当下社会上抄袭的恶行,让一个个抄袭者尝到自己的恶果,不应让自己的感情和生活状态作为代价,更不应让那些原创角色因为一个本不应存在的东西受到怀疑和指摘,被先入为主的印象所影响到,从而弱化它存在的意义。
大家没有必要以喜欢江澄为耻,他确实是出彩的,确实是光芒万丈的,我们应让江澄受到公正的对待,他理应得到大家的喜爱。
我只希望,依然能够看见,俊郎少年,茕茕孑立,鲜衣怒马,手执长鞭,望断天涯。

你留下真假不知的四个字,我还你真心实意的四个字。
你死了,我会继续活着,从今以后,愿我余生每一日,日日活着受煎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沈凉生《长相守》
       长相守,自活受罪始,也在活受罪终。种种过往,皆在这活受罪中化为平淡。在细水长流的日子背后,多少隐秘情愫,都在这长相守中,消散而去。那仅剩的却又最为深刻的痕迹,使我们在将来平淡的生活中,明了自己的存在及意义,却也不致使我们陷入对从前的追忆而无法挣脱对自我的束缚。几声感喟,几滴清泪,也不枉了这长相守,这活受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小感想

我只是感觉唐顿庄园代表了一种“旧时代的摩登”